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天还会来(qthhl)

春天里播种希望,秋天里收获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本人介绍】一个喜欢爬山、骑行、游泳、下棋、打羽毛球、听音乐的普普通通的人。喜欢的一句话:该干时就尽力地干,该玩时就尽情地玩。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李炳亭对话李平:思辨高效课堂  

2012-06-12 11:03:34|  分类: 【课堂课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效课堂与有效课堂的概念辨析

李平:2011年7月在北京香山会馆的“50工程”培训时,我曾向来自全国的精英班主任们表达过这样的观点:我们每个学校的课堂模式各有不同,但从教学层面上都是“先学后教、以学定教”的,从学习层面上都是“自主、合作、探究”的,从教育层面上都是以“自主、团队”为核心文化特质的……当时是基于归纳、提炼我们全国八千多所课改学校的共同点,找到我们“课改圈”内的话题点而有此说。

事后反思,我越来越坐立不安——“先学后教、以学定教”这八个字未免偏颇、狭隘了吧?!把我们原本指向“人”的课堂限制在了“教”的终点上,罪莫大焉。殊不知,我们的课前之学、课中之教(师与生两方面的教),其目的更在于课后之再学;我们的校内学习之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价值观,其目的更在于校外人生之智慧啊。

炳亭主任在第一章讲到:高效课堂的核心是人本,高效课堂围绕着“人本”建构教学关系和师生关系;在教学关系上,主张“学本”,在师生关系上主张“生本”;高效课堂的“三个本”支撑起自己的“教育学”……

请您再为我们一线的老师们具体明确一下“高效课堂”跟“有效课堂”两个概念的异同吧?

李炳亭: 我也曾跟着“李平学语文”(李平老师专著《跟李平老师学语文》)受益匪浅。作为高中老师,李平老师也要面对高考,但她却依然敢于变教为学,大胆地把课堂还给学生,我想这不仅是一种胆量、气魄,更是一种教育认识、境界和高度。

 “有效课堂”仍然是从“效”的角度来概述的,它的根本追求是让教学“有效”,其最大限度只属于“教学” 范畴。

 如果我们回到“教育”上思考“效”的问题,则必须追问:1、为什么要少教多学?2、什么才是真正的学习?3、学生学习认识成长的规律是什么?正是这样的基本教育教学认识、观念、思想支撑着课堂,决定着课堂教学的形态、手段、方式、流程等。我之所以反对“教”,不是说教的效果差或者效益低,而是说教意味着的是无视学习规律,是对学生权益、能力、尊严的蔑视,甚至是“反学生”的;它无益于学生现在的生活和未来的发展。

 而高效课堂是一个从生命价值,或者说从“人学”的角度思考和阐述“教育”,它实在是一个完整的教育概念。不能简单认为它与“有效课堂”仅仅是“效”的不同,我是说在内涵上这两个词汇有“根本”的区别。

关于高效课堂的理论支撑                 

李平:炳亭主任在序言部分提到,高效课堂的理论支撑是马斯洛的自我实现论、罗杰斯的自我理论和卢梭的自然教育、杜威的儿童中心。其实,我的愚见——只要承认教育是对人的终极关怀;承认教师的共同专业是教育,其次是相同的政策、法规、课程、教学、心理、学生管理等等,最后才是有差异的学科知识和学科知识教学法。只要是建立在这样两个承认基础上的教育教学理论都可以支撑我们的高效课堂思想。比如,新西兰教育家克里斯蒂的“友善用脑”的理论和方法。

“友善用脑”是以人本主义思想为基础、以神经学、心理学科学研究成果为依据、以教(学)会学习为理念的,强调教师、学生、家长三方互动、积极学习的新方法。

其核心理念包括:对学生而言:“人人都是天生的学习者”。对教师而言:“如果学生无法适应我(教师)的教学方法,则就让我(教师)教会他们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学习”。对学校而言:学校的任务是遵循教育规律,遵循学生认知规律,创造一切条件,为学生“学会学习”服务。对家长而言:家长是学校教育的大后方,家长在了解了相关知识后,可以让孩子吃的更好、更科学,做好学生的后勤保障,还有学习、休息、运动需要有机的结合等等。

这种理论下的技术操作跟我们高效课堂八大支撑系统是不谋而合的:

“友善用脑”理念下的学习环境是由新鲜的空气、方便的饮水、多彩的视觉元素、激励性平台这样一些要素构成的温馨氛围——八大系统之文化建设;

“自学导航”是“友善用脑”课堂教学设计的有效组成部分,是基于学生学会新知、学会学习的预习文案。设计“导航”要以学情为出发点,以“导学”为目标,课外重感知尝试、质疑存疑,课内重合作探索、交流展示——八大系统之导学案的设计;

“友善用脑”以着力营造友善的学习、生活氛围为基础,以解决问题为目标, “问题”设置力求开放,有利于激发兴趣,拓展思维;“解决”要多元化,开发学生的多方面潜能。通过尝试,力求达到既能使学生掌握基本知识和基本技能,又可以有效地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八大系统之课内、课外的展示系统

“友善用脑” 教学改革的学习团队是指有共同价值取向和奋斗目标,互相学习、互相交流、互相启发、共同进步的学生群体。在团队学习中,学生的学习力、生存力、创造力、合作力不断得到提高——八大系统之小组建设、班级建设;

……

我个人认为,“友善用脑”是一种教育理念,更是一种教学方法。我把它融入到我们的高效课堂理念之中,在课堂的一些环节上做了一些尝试:如,“友善用脑”教学方法中的思维导图是根据人的认知规律,借助图像帮助人们思维或记忆,表现人们思维过程、记忆习惯的工具和媒介。我在课堂小结、课后反思及周导学案的梳理环节要求学生:用不同的符号、图形、文字、颜色画出你学到的知识。

此外,常用的技术还有,用音乐激发孩子学习的动力、做健脑操缓解人的压力、用冥想帮助整理和存储信息等,这些方法符合人的认知规律,能够让学生获得学习的成功!

李炳亭: 教育有两个取向,一种是专制的,把人当工具的唯知识教育;一种是人本的,把人当人的自然教育。中国教育改革注定有较长的一段路要走,我们的教育还不太习惯于把原本属于儿童的一切还给儿童,我们尚未建立一整套基于纯真的“儿童学”的认知与实践理论,我们甚至一直在违背教育的常识,更难以从根本上扭转极端荒谬的应试教育的方向性错误,我们过分迷恋传统教育的旧经验,甚至喜欢讥笑和苛责改革,我们缺乏应有的教育信仰,热衷于做事寻找捷径……这一切都让人倍觉苦闷。

 其实西方教育发展也走过了一段不同寻常的历史,从手工业时代的个别化到班级授课制,再到个性化的人本教育,从中贯穿着一条叫“回归于人”的脉络。我们当然不是盲目地崇外,但我们必须敢于汲取西方的教育勇气和智慧。即便是东方的日本,也曾有过一段“类应试”的历史,但他们却果断选择了改革自救。其实,我想说的是当教育开始危及民族和国家生存时,如果一个人良知尚存,他断不会蛇鼠两端,甘为“应试”作伥。

我多次讲,教育其实很简单,简单到只需要牢记两个字:人学,或者“复杂”到有五个字:从儿童出发,好的教育都是基于这样的一个“共性”。在这样的共性框架下做具体的教育教学行为的探索、总结、归纳,无论是“八大”还是“三大”,其实都不应成为唯一标准,总之,只要是围绕学生,顺应学、适合学、服务学的就是好的。
       高效课堂背景下的PCK

李平:炳亭主任对于“新教师”是这样界定的:

 教师角色具有三重意义,一是学校生态的建构者,是提供学习和生长条件的人;二是一个学习和生长的开发者,包括对学生潜能、思维、学习力等基本素质和能力的开发,对学习的开发,对生长的开发,三是一个信念的传播者,教师必须以自己的信念去影响学生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美国舒尔曼(Schulman)于1986年提出来了PCK的概念。PCK(Pedagogical Content Knowledge),是学科教学知识或教学内容知识的简称。其意是指教师必须拥有所教学科的具体知识:事实、概念、规律、原理等,还应该具有将自己拥有的学科知识转化成易于学生理解的表征形式的知识。

我理解舒尔曼的学科教学知识大致包括这样四个层面:事实性知识、规律性知识、学科方法论、哲学。仅仅这样四个层面好像并不能够涵盖“新教师”的学科教学知识,比如,在学科方法论与哲学之间,至少还应有教育学的一席之地吧?再者,高效课堂背景下的学科方法论也应不同于传统课堂的吧?

 李炳亭:  “凡是不能自我发展,自我培养和自我教育的人,也就不能发展、培养和教育别人” 这是德国做出的教师规定里的原话,其中的启发性非常大。自我发展、自我培养、自我教育作为三个基本概念,奠基了德国的教师标准。我们是不是还可以这样延伸:1、教师是在用教学生的方式教自己;2、教师在用教学生的那些知识教自己;3、教师在用教学生的态度、情感、价值观教自己。

我当然承认不同的学科知识一定有它不同的学习特点,教师在知识占有量上理应成为学生的“导师”。但我们所主张的高效课堂的学科方法,实在是不同与传统科学教学的那些主张。我依然要说,学习也有两个取向:一种是基于学习者的,我们认为所有的儿童,无论是中国的还是美国的,北京的还是兰州的,都有共同的学习认识成长规律,所谓教育就是研究和探讨这个规律;另一种是基于知识本身的,这就很复杂了。有些人把知识分为几个类别,一级、二级、三级,主体、客体、时间、空间,对知识的管理又分为易访问的、广泛适用的、综合的、一次性的……  人类从蒙昧走向文明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不断认识自然、认识社会、认识自我的过程,我们强调学科知识特点,旨在便于学生能顺利获取知识门径,而不是执着于知识本身,或者借助把知识“神秘化”来彰显学科个性。

说到哲学的问题,我其实更看重心理学。但有时哲学和心理学又难以界定,比如弗洛伊德的文本,就带有强烈的哲学色彩,因为精神分析理论在类别上可以递归为心理动力学,即寻找意向的原动力,而尼采的形而上学尤其具有独特的心理学色彩,后来的柏格森和福柯都借鉴了的。真正的心理学,是如胡塞尔所说的那样,是“纯粹心理学”,也就是说注重“体验”,把“眼睛”转向“内”部。胡塞尔的现象学,或“第一哲学”,就是要从“体验”出发。一切学问都是人学,没有人就不会有一切学问。有人曾这样说:如果把学问比作一棵树的话,哲学的使命,就是要找到那个“树根”或“地基”,树可以有树枝、有分叉、有不同的花叶,但“树根”却只有一个,必须扎实可信。作为更高级的“新教师”,理应找到支撑其教育的“根基”,只是这样要求有些为难大多数一线教师。我认为,对于大多数教师而言,他的“哲学”就是“人学”,而“心理学”就是“认识儿童”,或者叫“发现儿童”。

  (来源:2012-06-09李炳亭的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